民生类

潘美辰,乐视网,双鱼男-精讲CEO知识大全

马关商洽是一场恶狼与羔羊的苦楚比赛。在第三次商洽结束的归途中,年近七旬的李鸿章,遭到日本极端分子小山丰太郎开枪刺杀,“中左颊骨,血流不止。子未出,顿时晕绝” 医师们通过共同会诊,共同以为应该当即手术,取出子弹,而且有必要静养多日,不能稍劳心力。李鸿章闻言慨然道:“国步困难,和局之成,刻不容缓,予焉能延宕以误国乎?死生有命,我宁死无割!”第二天,见血满袍服,他叮咛将这件衣服好好保藏起来,怆然长叹:“此血所以报国也。”

李鸿章不管自己的伤痛,当即向清政府请示,我虽然身受重伤,幸未丧命。愿我自己的不幸,换来大清举国之大幸,使尔后和款易于商办。为了赶快达到订定合同,李鸿章忍受着巨创深痛,卧病在床,仍坚持口授事机,辅导商洽,随从人员力谏不听,众医苦之。李之遇刺,引起日本政府极大惊骇,以为它“危害国家荣誉”,并深怕激起列强干与和我国代表归国,回绝商洽,因而改变了战略。身负重伤只是三天后,当日本外相陆奥宗光总算告诉李鸿章无条件停战时,他十分高兴,表明“自己挂彩未愈, 不能躬赴会所协商,然就病榻商洽,随时皆可。”(王芸生:《六十年来我国与日本》)

面临日方提出的极端苛酷的商洽条件,他头缠纱带,强忍疼痛,抱着“争得一分是一分”的情绪,在商洽桌上拼尽全力,苦苦争论,几至于乞怜,“口干舌燥,磨到止境处”。 他的苦苦哀求,虽然不会得到伊藤等人的怜惜,但毕竟力排众议获得一些成效,使清政府赔款削减三分之一,割地削减了近二分之一,使日方在开始提出的和约草稿上作了较大的退让。伊藤博文恐其没完没了地讨价还价,最终强硬地表明:“中堂见我此次节减,但有允不允两句话罢了。”

李鸿章这才将商洽概况电告清廷,恳求指示。清政府在百般无奈的情况下,电示李鸿章,“如竟无可商改,即遵前旨与之定约。”虽然接到了最终谕旨,李鸿章在最终一次的商洽中,依然努力争取,就像“贩子生意,互相争价”似的,要伊藤赔款再减五千万,五千万不能让,让二千万,乃至苦苦哀求:“无论如何,总请再让数千万,不用如此口紧”,“我并非不定约,不过请略减。如能少减,即可定约。此亦贵大臣留别之情,将来回国,我可经常记及。”关于其时的商洽情形,梁启超描述为“当兵马压境之际,为忍辱负重之言,傍观犹为酸心。”寒碜悲切,令人泪下。但是既属战胜求和,能要求上门求和者挺起腰杆,气势汹汹、光明正大吗?

马关归来,李鸿章现已筋疲力尽了,谁想刚一回国顿遭万人咒骂。在朝野上下“废约再战”的声浪中,举国群情激愤,恨不能将“卖国贼”李鸿章食肉寝皮。有人乃至写出了一副四处颂扬的对联:“杨三已死无苏丑,李二先生是奸细!”(李鸿章排行第二,杨三为其时苏昆名丑)朝廷见怨声载道,即令李鸿章奉旨“入阁就事”,实是“久居散地”。轰轰烈烈的“洋务自强”,至此竟如风中泡沫,转眼幻灭。

秋风白发人,英雄末路处。李鸿章忧谗畏讥,仰天长叹:

予少年科第,壮年兵马,中年封疆,晚年洋务。一路扶摇,遭受不为不幸。自问亦未有多么陨越。乃无端发作中日交涉,至终身工作,扫地无余,如欧阳公所言:“半生名节,被后生辈描画都尽”。环境所迫,无可如何。

此刻又有谁知道,甲午战争的失利,李鸿章一手运营的北洋水师全军覆没,他心中其实比任何人都锥心苦楚。他的朋友吴汝纶回忆说:“平壤之败,李相痛哭流涕,今夜不寐……及旅顺失守,愤不欲生。”

而远在东洋扶桑,举国狂欢。“醒掌全国权,醉卧佳人膝”的伊藤博文,在日本成为争相传扬的盖世功臣,日自己专门为他塑立铜像,晋赐侯爵,赐金十万,功成名就,好不风景。

甲午之败,非但日中两国成雄败寇,天地倒转,国运悬殊,一起更是李鸿章和伊藤博文生平工作最终定格的一幕前史悲喜剧。

“悲伤最苦人易老,哪堪西风吹老年”。李鸿章这个大清国的头号“消防员”,终身四处“救火”,疲于奔命,签订了一系列为后世诟骂的不平等公约。他的每一次进场,无不是在家国危死之时,承当的无不是“情面所最尴尬”之事。泱泱神州,时局困难,风雨如晦,李鸿章心力交瘁,如风中落叶。他涕泪交流地对朋友说: “我已垂老,尚能活几年。总归,当一日和尚撞一天钟。钟不鸣了,和尚也死了。”

1901年11月7日,这位大清国的重臣已处于油尽灯枯之际,临死之前一个小时,俄国公使还不放过这位枯木朽株的不幸白叟,恫喝敦促,站在床头强逼他为公约签字画押。俄国人走了之后,身着殓衣的李鸿章已处于口不能语的状况。身边的人哭号着对他说:“俄国人说了,中堂走了今后,绝不与我国尴尬!还有,两宫不久就能抵京了!”

延至次日午刻,目犹瞠视不瞑。其亲信周馥哭号着说:“老夫子有何心思放不下,不忍去耶?公所经手未完事,我辈能够办了。请定心去吧!” 李鸿章遽然睁大眼睛,嘴唇喃喃颤抖,两滴清泪慢慢滚出眼窝。周馥一面哭号,一面用手抚其眼睑,李鸿章的双眼刚才合上,顷刻气绝。终年七十八岁。

李鸿章临终前,曾吟诗一首:

劳劳车马未离鞍,临事方知一遇难。
三百年来伤国步,八千里外吊民残。
秋风宝剑孤臣泪,落日旗帜大将坛。
海外尘氛犹未息,诸君莫作寻常看。

一番伤国怀乡、离乱落魄之情,泪湿青衫,悲透纸背,哪里还有当年挥毫写就“老公只手把吴钩,意气高于百尺楼。一万年来谁著史,三千里外欲封侯”,令伊藤博文也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李鸿章的影子啊!李鸿章是在数十年强毅力行之后,带着一腔心有不甘的悲痛脱离这个国际的。这种悲痛越出了一己之私,因而这种悲痛便成了我国近代前史的一部分。

可临死,他还记忆犹新提示国人警觉凶相毕露的匪徒街坊。这其间,天然有伊藤博文和他主政下敏捷兴起的日本。

寻找最实在的前史人物,探究发作在他们身上的前史故事,重视无风起念大众号:(微信号wfqn888)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