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讲CEO

酸性食物,战国,万能-精讲CEO知识大全

中国人一向有认干爹的习气(炫富女郭美美就有“王军”这样一个大款干爹),即便在英豪群起的三国年代,亦有不少人经过这种契约式人际联系,把个人工作做得风生水起,然后到达双赢的意图。当然,“做干爹”可不是一本万利的生意,就有人把这个行当给搞砸了,比方说咱们闻名的董卓同志。

董卓有个干儿子,叫吕布,这是件众所周知的工作。《三国志》里也有相关记载:“(董卓)以布为骑都尉,甚爱信之,誓为父子”。董卓这人的发家,离不开西凉羌胡部落的支撑(“尝游羌中,尽与诸豪帅相结”《三国志》),因而和羌胡联系非同小可。恰恰吕布也成长在胡汉杂处之地(今内蒙古包头),因而两人意气相同(或臭味相投),依照胡人风俗“誓为父子”就毫不奇怪了。

不过,真正使这两位人物站在一条战线上的,并不是由于投合。《三国志》记载:“董卓入京都,将为乱,欲杀原,并其兵众,卓以布见信于原,诱布令杀原”。讲的便是董卓、丁原两军阀京城火拼。董卓为了赢下“同城德比”,所以支付昂扬的“转会费”,策反吕布斩杀丁原,并顺势收编其部队。不过,这种建立在利益之上契约联系并没有董卓想得那样可靠,往后不久,干儿子吕布为了抢干爹的女性,再度反水,手刃董卓。

不过,在三国董卓还不是最悲催的干爹,由于还有韩遂。这个韩遂,也是一位西凉军阀。山高皇帝远,韩遂实力就像一个不大不小的痔疮,让建议中央集权的曹操屁股坐得不太舒畅。当然,韩遂也不是傻子,枪杆子出政权是知道的,因而曹操屡次想收编他部队,都未能得逞。韩遂还有一个“结拜”兄弟,叫马腾,就没那么聪明晰,传闻曹操重金招安,就屁颠屁颠地拖家带口到京城享乐了。原本工作到此,也算风平浪静,可未料马腾有个儿子,叫马超,却专心深思问鼎中原,所以不管老爹死活,悄然喊上韩遂一同谋反。

关于在这个前史细节,《魏略》上的描绘很有意思:马超造反的时分,韩遂正在外面交兵,初始并不知情。等回到根据地一看,惊诧发现马超居然扯着他的旗帜现已起兵了。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嘛,韩遂气急败坏,急速前去责问马超。面临追问,马超却是不慌不忙递上一杯茶,道:“前钟司隶(钟繇)任超使取将军,关东人不行复信也。”意思便是;“魏国钟繇要我拘捕您,您说,这种言而无信的工作我马或人干得出来吗?钟繇这个老东西是逼我跟他亮家伙嘛。”当然,韩遂是个精明人,马超的鬼话连篇怎能蒙得住他。见韩遂心存疑虑,马超干脆一个跟头,跪拜在地上,说了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经典语录。

马超的原话是这样的:“今超弃父,以将军为父;将军也当弃子(韩遂儿子在曹操处当人质),以超为子!”翻译过来文言便是:“我不要亲爹了,您便是我爹了;您也别要儿子了,我便是您儿子了!”天上掉下来这么一个英明神武的干儿子,韩遂这个干爹还真有点受用不起。可无法已被“请君入瓮”了,谋反这条路,也只好硬着头皮走下去。不过,虽然马超一口一个干爹叫的感天动地,可行起事来,可却丝毫不留情面。潼关会战,韩、马联军一溃千里。马超气不打一处,全撒在干爹身上,所以两部火拼。从此,韩遂一蹶不振,为逃避曹操的追杀,终年蜗居羌中,惶惑整天。一世英豪最终落个如此苍凉暮景,真实让人蹉叹。

当然,像董卓、韩遂这样被干儿子估计的干爹终究是成了浮云,相反,能痛下杀手估计自己干儿子的干爹,工作终会冲上云霄。比方,咱们家喻户晓的刘皇叔便是这么一位人物。刘备这人有个生理缺点,便是不长胡子。按现代话讲,便是睾丸素排泄过少。因而,到了四十岁还没有儿子。中国人有养老送终的风俗,所以,刘备就收了荆州勇武少年寇封为义子,改名刘封(“以未有继嗣,养封为子”《三国志》)。

认了刘封这个干儿子之后,刘备此前一向低迷的工作线开端转向,卧龙岗请来了孔明、赤壁击退了曹贼、江东联婚了孙权,刘备正一步一步向自己的人生目标跨进(“先主少时,与宗中诸小儿于树下戏,言:吾必当乘此羽葆盖车(君临天下)。”《三国志》)。更让皇叔欢喜的是,在这十数年创业黄金时期,他的亲骨肉阿斗也呱呱落地、茁壮成长。可就当宝贝儿子行将行成年礼的时分,刘备集团却遭受到了史无前例的大问题:心腹关羽北伐未果,同盟孙权背后使坏,随后关羽败走麦城被杀。心力交瘁的刘备(这时已过六旬),觉得是到权利交接班的时分了。刘封、刘禅(阿斗)之间,其实刘备心中早有定数。早在刘备称汉中王时,就册封了阿斗为王太子,可年长的干儿子刘封怎么处置,这是个问题。

这些年来,刘封随刘备创业,可谓立下丰功伟绩。立为一方诸侯,易世之后又恐对阿斗政权形成要挟;贬为庶民吧,如若被对手曹操、孙权招安,后果不堪设想(其作为军委常委,把握许多戎机)。当然,刘备的心思逃不过诸葛亮的眼睛。所以,孔明在刘备耳边讲了一句悄然话,“虑封刚猛,终难制御,因除之”,也便是要斩草除根的意思。深受正统思想影响的诸葛亮,为连续汉室正统血脉出此下策,虽然不太人道,但也没有太多谴责的。

看到舆论导向正合心意,刘备总算决议痛下杀手。欲加之罪、何患无辞,所以刘备罗列了“侵陵孟达,又不救羽”的罪名,将这个应该并无异心的干儿子收监(关羽北伐失利时刘封并未出兵,此后又逼反上庸重镇主将孟达)。看得出来,刘备在诬陷罪名是下了功夫的。把关羽战胜的职责全推到刘封身上,激起国民的愤怒,然后扮演大义灭亲的人物就简单得多。当然,行刑前刘备还不忘装模作样一把,飚上几行眼泪,来了段“挥泪斩刘封”(“先主为之流涕”《三国志》)。

只不幸了刘封这个忠心耿耿的干儿子,至死才看清楚干爹的真面目,长叹道:“恨不必孟子度(孟达)之言!”(孟达曾就刘封的境况说过“乱祸之兴作,未曾不由废立之间也,知祸将至而留之,非智也。”)惋惜为时已晚,只落了个身首异处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