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讲CEO

美食图片,estimate,车载cd-精讲CEO知识大全

“和氏璧,乃天下第一美玉,是当年楚人卞和游历荆山之时,见凤凰栖落青石之上。俗话说凤凰不落无宝之地,所以卞和凿开青石,得一璞石,献给了其时的楚厉王。厉王命玉工判定此璞石,得出的定论却仅仅一块一般的石头。卞和被判欺君之罪,断其左足。及至楚武王即位,卞和仍不死心,再次献石,成果仍与前次相同,又断其右足。这之后到了楚文王时期,卞和抛弃了期望,抱着这块石头在荆山下痛哭不已,竟流出血泪。这事惊动了文王,再次命人检测,凿开石头,公然得到了登峰造极的美玉,经千雕万琢,才有了现在这块稀世珍宝“和氏璧”。我侍楚多年,立下大功,楚王便将这块玉赐给了我。”

宴席之上,楚相国志满意得,正喋喋不休向一众来宾介绍面前这块宝玉,和氏璧立于大堂正中央,玉身晶莹剔透,淡淡的温润流光在屋内的每一个旮旯起浮,似乎划破漆黑的光亮,纯洁无比。

在场来宾小心谨慎地围绕在和氏璧前,感受着这份摄人心魄的美,纷繁拍案叫绝。年青的读书人张仪也是头一回见到如此独一无二的美玉,久立于和氏璧前,上下观摩,口中啧啧称奇。不由感叹此次游历楚国公然不虚此行,在相国门下做了食客,竟能一睹和氏璧的绝代风华,就是死也无憾了。但是令张仪没有料到的是,此刻死神间隔他,真的只要一步之遥。



赏玉之后,楚相国举行酒宴,众来宾觥帱交织,把酒言欢,现场气氛火热特殊。合理酒宴进行到最高潮之际,忽然传来楚相国的一声惊呼:“和氏璧!不见了!”听到这声惊呼,张仪的半分醉意瞬间云消雾散,他邹了邹眉,有不详的预见笼罩在心间。

今日楚相国大宴,在场来宾繁复,且非富即贵,只要张仪是个穷小子,凭仗一张能说会道的嘴与博学多闻的学问才干在此混到一席之地,却不料遇见此番祸事。

现场紊乱不胜,护卫们搜遍贵寓,也没有发现和氏璧的踪影。众来宾议论纷繁,不知道是谁开了个头,说张仪这小子家境贫寒,位置低下,想必品德卑微,贪心富有,和氏璧一定是他偷的。这些达官贵人本就瞧不上张仪这个穷小子,此话一出,他们马上找到了一致,狼狈为奸,诬害张仪是偷玉贼。

楚相国也是贵族身世,也附和他们的观点,派出护卫拷打张仪,让他交出和氏璧。张仪遭此飞来横祸,百口莫辩,但直到被打得皮开肉绽,岌岌可危,他也坚决不供认自己是贼。

其余人也没有确凿的依据,见张仪宁死不屈,只好放了他,把他丢在大街上。张仪的妻子赶来救下了张仪,将他带回家中治伤,目睹老公被打成这般容貌,妻子痛心不已,泪如雨下,叱骂他道:“你为什么要拼命读书去游说诸国,才会遭此侮辱,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,我该怎么办。”

此刻张仪现已动弹不得,目睹妻子如此悲伤,又想安慰她。所以张仪张开嘴把舌头伸出来问道:“你看看我舌头还在不?”妻子公然被张仪的话逗乐了,笑道:“全身都是伤,就舌头还完好无缺。”张仪的目光忽然变得深邃而不行测,他接着说:“这就够了。”

张仪的心中已然埋下了仇视的种子,他要加倍努力读书学习,又朝一日,定要凭仗这三寸不烂之舌,将楚国搅得天翻地覆。



苦心人,天不负。张仪凭仗一张利嘴,游说众诸侯国,纵横天下,一路青云直上,成为了最强壮的秦国的相国。当上秦国相的那一天,就是张仪复仇方案的开端。他寄了一封信给楚相国,信上说:“当年的酒宴上,你诬蔑我偷了和氏璧,差点将我乱棍打死,现在你守护好你的国家,我将要把楚国城池偷尽。”楚相国收到这封信,仍然嗤之以鼻,想着张仪凭一己之力,又能掀起怎样的波涛。但是直到有一天,张仪真的代表秦国出使楚国,他所带来的,是无尽的灾祸。

朝堂之上,张仪夸夸其谈,舌战群儒,竭力劝说楚怀王与齐国隔绝盟友联系,并提出乐意割让秦地六百里给楚国。张仪这番忽悠,言而无信支票打得嘹亮,楚怀王与群臣被眼前的蝇头小利所遮盖,居然满口答应。少量有识之士提出质疑,却在张仪的雄辩之下败下阵来,反而遭到了楚怀王的叱骂。

一切都在张仪的方案之中,楚怀王宣告与齐国绝交,并派出使者与张仪回到秦国交代土地。但是张仪刚到秦国,无缘无故地摔了一跤,自此在家养伤,三个月没上朝,割让土地一事也被停滞,楚使者只能干等着。楚怀王听闻此事,认为张仪是觉得自己诚心不行,竟荒诞到派出勇士跑到齐国大骂齐王祖先十八代。这一下齐楚完全绝交。秦国趁虚而入,与齐国树立盟约。

及至此刻,此前还重伤在家养病的张仪忽然间生龙活虎,回到朝堂。楚使者前来索要土地,张仪答道:“好的,你们预备一下,承受秦国的六里地。

楚使者认为自己听错了,回复道:“我奉怀王之命,来承受秦地六百里,不是六里。”

张仪此刻才显露自己的真面目,打着大意眼道:“哪来的六百里地,我一个小角色,哪有资历送出六百里地,我说的是六里。”



楚使者面临张仪的无赖哑口无言,也没有其他方法,只能回到楚国复命。楚怀王怒不行遏,发兵攻击秦国,但是这又中了张仪的下怀,失去了外援的楚国又怎是秦军的虎狼之师对手,连从前的盟友齐国也调转枪头,与秦国联手进攻楚国。楚军落花流水,只能割地求和,至此楚国一蹶不振,在秦国的蚕食之下渐渐坠入深渊。

开罪谁,也不能开罪读书人啊,张仪的复仇,真实可怕。

相关文章